学界泰斗 人生楷模——记语言学家桂诗春教授
发布时间:2019-09-15   动态浏览次数:

  桂诗春(1930—2017年),教授、博士生导师、语言学家、外语教育家。曾任广州外国语学院(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外国语言文学学科评议组第二届、第三届委员,全国外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等职。主要论著有《心理语言学》《标准化考试—— 理论、原则与方法》《应用语言学》《应用语言学与中国外语教学》《实验心理语言学纲要》《中国学生英语学习心理》《新编心理语言学》《应用语言学研究》等。

  有这样一位学界泰斗,王宗炎先生称他为 “勇敢的拓荒者” 。许国璋先生认为:“在中国,他是从独尊文学的环境中冲出来为语言学研究立课程、置图书、培育人才的第一人,是向外语教学界的经验主义传统进行冲刺的第一人,是在20世纪70年代即已开始使用计算机积累教学资料和实验数据之人,是首先提出应把外语教学看成一件系统工程之人。”这位学界泰斗就是桂诗春教授。

  许国璋先生曾经说过,“我先知道有桂诗春,然后才知道有广外”。确实如此,正是因为有了桂诗春,白云山脚的这所外语类高等学府才拥有了它今天的声誉和地位,成为众多外语学者和学子心中的“麦加”。1978年,当时的广州外国语学院开始招收我国第一届应用语言学研究生。同年,创办了我国第一份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刊物《现代外语》。1986年,广外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1988年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被批准为国家重点学科,2000年广外成为国家级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我正是那众多外语学子中的一个,带着朝圣般的虔诚于

  1995年来到广外,成为桂门弟子。桂老师之于我,是学术上的指路人,更是人生的楷模。老师“做学问先学会做人”的教诲时时萦绕耳畔,必将陪伴我一生。

  2008年,同为桂门弟子的亓鲁霞教授与我应《语言测试期刊》(Language Assessment Quarterly)主编之邀对中国语言测试之父桂老师做访谈,其间得到了桂老师的一些回忆录性质的文章及其他采访资料,这些资料也成了我这篇文章的主要资源。

  在中国的语言学界,桂老师是许多方面的第一人。一篇短文难以写尽桂老师的“第一”,但两个“第一”不得不写:一个是我国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的首倡者,另一个是我国引进标准化考试的第一人。

  (一)我国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的首倡者《应用语言学与我》和《大潮拍岸浪花飞》是桂老师写的两篇回忆录性质的文章,结合手中有关桂老师的其他一些资料,我梳理出桂老师对我国应用语言学学科做出的卓越贡献。

  1973年,桂老师和其他几位英语教师应英国文化委员会的邀请,出访英国一个月。出国前,桂老师通读了被视为第一本应用语言学教科书——韩礼德等人所著的《语言科学与语言教学》(The Linguistic Sciences and Language Teaching),从中得到一些启蒙。到英国后,他们被安排在埃塞克斯的科尔切斯特英语学习中心,倾听P.S. Corder,P. Stevens,L. Alexander 等语言学名家的讲座,参加英国文化委员会专门组织的座谈会,还参观了一些语言学校。英国的英语教学理论与实践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一次的访英之行对桂老师的 “转向” 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从英国回来后,他决定转学应用语言学。用桂老师自己的话说,就是他 “看到了应用语言学的强大生命力”。“应用语言学的诞生使语言教学成为一门独立的、‘自为的’科学,既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同时又具有很大的实用价值。另外,一些新兴的语言学科,如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数理语言学、计算语言学等,对我又十分有吸引力。这些学科的引进对我国母语教学和外语教学都会有促进作用。”于是,桂老师就开始了一个应用语言学“自我训练”的计划,他把从英国带回来的各大学应用语言学课程的教学计划做了一些对比研究,决定先自学应用语言学导论、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等几门课程。

  桂老师开始为在我国建立应用语言学专业而大声疾呼是在1978年8月28日至9月10日召开的全国外语教育座谈会之后。当年11月,桂老师应邀在《光明日报》发表题为《要积极开展外语教学研究》的文章,指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引进这个学科(应用语言学),组织广大教师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吸收这个学科的精华,逐步建立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符合我国实际的应用语言学体系。应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全国若干重点院校筹建应用语言学专业,招收应用语言学研究生,培养外语教学研究人员和高水平的教师。”从1978年开始,桂老师在当时的广州外国语学院着手筹建应用语言学专业,主要做了五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设立学科点,培养队伍。广外不但培养出了中国的第一批应用语言学研究生,还组织和锻炼了一支蜚声海内外的专业力量。二是积极引进学科需要的专业书籍和杂志,通过图书资料库的建设培养队伍。“别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图书的订购我必亲自为之。”桂老师也一直自称“图书管理员”。三是开展应用语言学的研究与试验。“应用语言学学科建设的关键在于实践,实践的核心就是结合中国的实际。” 桂老师和广外团队从《交际英语教程》(Communicative English for Chinese Learners, 简称CECL,主编李筱菊)的编写到英语水平考试和高考英语改革(桂诗春、李筱菊、李崴),从中国学生的心理语言学研究(桂诗春、王初明等)到汉英语用差异调查(何自然、阎庄),从中国学习者英语语料库的建设(桂诗春、杨惠中)到英语 “写长法” 研究(王初明、郑超等),真正把应用语言学的原理和方法应用于解决中国外语教学的实际问题。四是开展学术交流活动,活跃学术气氛。1980年,桂老师主持召开了国内第一次应用语言学讨论会,“使中国的应用语言学在国际上占一员之席”。1985年,桂老师又与英语教学研究会联合,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中国英语教学国际讨论会(Teaching of English in the Chinese Context),让国际学界见证了中国中青年英语教师的成长。五是普及应用语言学知识。桂老师创办了我国第一份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刊物《现代外语》,一方面以刊物为载体,刊登宣传和普及性文章,为应用语言学在中国的诞生与发展鸣锣开道;另一方面组织编写语言学系列教材共11本。许国璋教授亲自为这套教材两次写序,在第一次所写的序言里,他说:“任何学术机关,能一下子写出属于同一学科的6本理论著作,都是不小的成就;当所攻的学科在国内还在基础待立的阶段,作者的创业精神当然更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在第二次所做的序言里,【新初三】激励初中生的30句励志古语坚持不下去时候看一看!,他又说:“我曾经读了系列中大部分书,其审细明察,叫人折服,这里点燃了一个文化火堆,它的光亮为我们共有共享,一旁是辛苦的添薪者,却像过去一样不求闻达。”

  桂老师说:“应用语言学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生根和茁壮成长,完全是历史的机缘……处在多方位的全球性环境中,中国要大力发展外语教育,而促进外语教育科学的发展乃是大势所趋。” 正是因为桂老师高瞻远瞩,把握住了这样一种历史的机缘,开疆拓域,才开创了我国的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学科。

  (二)我国引进标准化考试的第一人改革开放之初,桂老师即倡导将国际主流的语言测试理论引入中国,主持开发了英语水平考试(EPT)。

  关于EPT考试,在2008年亓鲁霞教授和我对桂老师的采访中,桂老师有如下一段叙述:“这些人……都是顶尖的专家,本身业务上没话说,但是英文不行。他们当时(出国)要考TOEFL,要交几十美元……觉得很不值得。我们就搞EPT, 让他们在考TOEFL前一礼拜考EPT,因为EPT是 同TOEFL类的水平考试……我们把他们考EPT的成绩跟考TOEFL的成绩拿来比较,算他们的相关。当时算出来的相关已经达到0.86、0.87,意思是说我们用EPT考试来做预测(prediction),如果他考我们这个考试分数很低的话,那么就……因为当时外汇很紧张,省掉了外汇……后来考了几次以后,国外都知道了,甚至有的还承认这个EPT成绩,就是你在国内考了EPT, 不考TOEFL也接受。美国、英国都有些学校表示可以接受这个成绩。”

  与桂老师并称“广外英语二杰” 的李筱菊教授在为庆祝桂老师七十华诞而撰写的文章《外语教育界的开山力士》中称桂老师“为我国科学考试建基创业,争得国际承认”。李筱菊教授对那个被桂老师轻描淡写地说成“省掉了外汇”的EPT考试的贡献做了如下总结:它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引进国际现代考试科学理论、把考试作为一门科学建立起来的全国性考试;它是我国首次取得国际承认的考试;EPT的建立和连年举办,为我国造就和哺育了第一批考试科学人才。

  EPT考试的设计与举办还让桂老师和李筱菊老师萌发了一个想法,即要改变传统的英语教学观念。“把语言作为知识来学,大学、中学都是这样。要改变这种观念,要把语言作为一种能力来培养,你讲一点理论,写一两篇文章,影响力是不够的,最容易入手的、最容易影响教学的就是考试……我们要追求good washback effect(好的反拨作用)……因为他们得对付考试,不想改也得改。所以我们就想搞考试,把注意力从知识转向能力。不是绝对不要,比方说七三开这样一个比例,过去我们70%在知识,现在我们倒过来,70%在能力,30%在知识。我们就想,要改变中国外语教学的现状,靠一般地讲、宣传或者写文章,效果不大,最容易入手的就是搞考试。”1982 年,桂老师呼吁“开展教育测量学研究,实现我国考试现代化”,提出了考试现代化的“四化”,即从领导体制上实现“制度化”,从组织上实现“专业化”,从方向上实现“标准化”,从技术上实现“电脑化”。1982年,桂老师和他的团队开发了广东省高考英语考试(Matriculation English Test,简称MET),引进了第一台光电阅读器,还研发了我国第一个题项分析软件

  GITEST。1984年,全国高考英语考试改革启动,桂老师、李筱菊、李崴共同承担了高考英语改革的任务,提出进行高考英语考试的标准化改革,为我国考试研究科学化做出了历史性贡献。这项改革“创建了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全国规模的标准化考试,使我国考试科学从理论到实践都开创了一个新纪元”。全国高考改革是从广东开始,广东高考改革是从英语开始,英语高考改革主要从广外开始。

  桂老师对语言测试的关注是多维度的,他曾说过:语言测试有内部的问题,即测试本身的效度、信度、区分度等问题,也有其外部的问题, 如测试和教学、测试的社会作用和影响、测试的公平性等问题;测试的内部和外部问题又往往交错在一起。针对这些内部问题与外部问题,桂老师亲身实践,著书立说,为我国的语言测试从业人员留下了一大笔宝贵财富。

  “桂老师是一种精神,一种科学家应有的专注精神。桂老师是一种品格,(有着)一股学者的正气。”宁春岩教授的这两句话精辟地概括了桂老师的精神与品格。

  桂老师专注的精神就是“发烧友”精神。对他来说,对自己所选择的目标培养浓厚的兴趣,坚持“上下而求索”。他认为,在学科研究领域,广博与专攻是互补的,要在广博的基础上专攻。他曾形象地把广博和专攻的关系理解为“打外围战”和“打攻坚战 的关系,两者都不可少,但战术却不同。看似矛盾的广博与专攻在桂老师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结合。每一位与他交谈过或是受过他帮助的人对此都深有体会。

  桂老师的品格则体现在他的宽宏大量待人、热情提携后学。对待自己的学生如此,对待他人亦是如此。在广外学习期间,我每周都会去桂老师家, 与他讨论他课堂上讲的内容,讨论应用语言学的相关问题,讨论我的博士论文选题。对于我最初提出的几个选题(现在看来十分幼稚),桂老师从未直接否定,而是从他的藏书中给我拿出几本,对我说:“这些书你拿回去看看。” 就是在这样一次一次的交流中,从 “拿回去看看” 的一本一本的书中, 我的博士论文思路逐渐清晰,最终得以按时完成。于桂老师而言,门户、门派均不存在,他只管去帮助需要他帮助的人。在桂老师的办公室里,或者是在他家里,经常会碰到从全国各地到广外来拜谒或求教的人,桂老师总是平等接待,倾囊相授。桂老师经常收到各种来信,他都一一回复,耐心解答, 还经常寄去图书资料。他家的图书室就像是一个公共图书馆,谁都可以进, 谁都可以借。他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把一些重要的图书一页一页扫描,做成一个一个的文件夹,再刻成光盘,赠送给有需要的人。桂老师扫坏了三台扫描仪的佳话流传甚广。毕业后我每次回广外,都会从桂老师那里带回几张光盘。赠予他人图书资料后他的脸上每每都会出现一种难以名状的满足感。桂老师和师母一生节俭,但先后捐款多次。1995年,桂老师被广东省评为南粤杰出教师,他将所获得的三万元奖金全部捐出,设立了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生优秀毕业论文奖” ,以此激励青年学者为我国的语言学发展做贡献。凡此种种,难以穷尽。

  最后,我只想再提一提桂老师的乐观与豁达。1995年到1996年,正是他与宁春岩教授合著的《语言学方法论》一书写作的关键时期。马蓉和王宝强新女友冯清开撕王宝强找的,1996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他的电脑崩溃,由于没有做好备份,写好的大部分书稿全部丢失。得知消息的我见到他时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看到我的囧样,他笑着说:“没关系,丢了就丢了,可以再写的。”说话时的那份从容、那份淡定,令我终生难忘。换了新电脑后,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找回”了丢失的书稿,使得该书得以按时出版,呈现在翘首以盼的读者面前。

  学界泰斗、人生楷模桂老师的精彩人生定格在了2017年4月5日凌晨2时27分。桂老一生对学术的追索、对教育的贡献、对学生的关怀无不令人钦佩。

  桂老师走了,而他的一生也正如他在《桂诗春英语教育未了集》一书中所写的那样——“以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无穷的学问,永远是‘未了’的,也许生命的意义本身就在于追求,在于薪尽火传”。“从引介到创新:中国应用语言学研究的四十年”所走过的路应该就是桂老师所期待的薪火相传吧。

  (本文由何莲珍撰写。何莲珍,师从桂诗春教授,浙江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所所长,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浙江省特级专家。获第二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奖”,先后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

 
黄大仙高手心水论坛| 福中福高手| 开奖现场| 万众堂| 精准十码中特| 开奖结果| 北斗星高手论坛| 中彩网| 香港马会天线宝宝资料| 神码堂| 白小姐中特网| 东方心经| 铁算盘高手论坛| 公牛网| 横财富高手坛|